· 绘画
· 书法
   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> 唐·迦里迦尊者像
唐·迦里迦尊者像

  画为日本装裱,画心纵65厘米,横33.5厘米。唐代独立绘画,除敦煌石室和新疆地区墓葬出土的绢画之外,传世作品如凤毛麟角,十分罕见。

  作品是画在麻布上的,经纬很松,所幸命纸(托纸)尚存。虽然残损脱落不少,但画基本保存完好。在高倍放大镜下,其纬线几乎逢经线必断,这是我们许多绢本古旧书画作品中没有见到过的,显然这是麻织物的特点。在高倍放大镜下观察,命纸也是麻质。因为可以找到麻头,不同一般楮皮纸。画面昏暗,也应当与用麻制质材有关,而非有意作旧,在后人仿制唐人作品中,也从未见到过用麻布的。由此可见这件作品由来久远。画的右上角有题榜,“七迦理迦”四字。 
 

  此幅《迦理迦尊者像》,形象并不怪异。其面相清癯,略显骨骼,有须,完全是一个中国普通老人的形象。龙门石窟看经寺里的唐代浮雕石刻罗汉像,也都是中国汉族人物形象,与此相同。迦理迦尊者头部正面偏向一侧,双目下视,左手以背支颐,右手前伸仰置膝上,身着大领宽袖长衣,似是趺坐姿势。尊者坐前。有一雄狮匍匐于地,仰首上视。这幅作品,看起来像是一幅线描作品,线条细劲有力,用高古游丝描而稍加按捺,既有节奏而又随意,与旅顺博物馆藏吐峪沟出土唐代佛画残片的描法极为近似。狮子的造型也很特别,其头部仰视是强行扭转,体形也不大讲究结构,毛发用平行线表示,看来作者完全凭己意创造,这点也与后世画狮有一定格式大为不同。

  《迦里迦尊者像》,其简洁、古朴,都显示出是一幅早期的罗汉画,在我们所知绘画作品《十六罗汉图》中,它是最早的一幅,应是晚唐时期的作品,可惜其余十五幅无从寻觅。这位画手,虽然没有留下姓名,而从这幅画像上,可以看到他的艺术造诣,特别是其中的线描功夫,挥洒自如,举重若轻,非等闲之辈。正是由于有这些无名工匠的努力,才能成就像李公麟这样的线描大师。无论从题材内容,还是艺术表现,《迦理迦尊者像》都具有很高的学术研究和艺术观赏价值。
摘自 杨 新 《昆仑堂鉴赏书画记》
 



版权所有:昆仑堂美术馆 电子邮件:ksklt@ksklt.com 技术支持:昆山联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